张克武:我为两会提建议之(一)三条涉农的编外提案

张克武:我为两会提建议之(一)三条涉农的编外提案
这些年来农业农村农民的问题日趋严重:农田撂荒,农业凋敝,农村空心,农民迷茫彷徨。不少农民为了生计,背井离乡,四处奔波,结果却仍是 打工打工两手空空 ,依然挣扎在温饱线上,致富无门。据说目前有三千多万的光棍,此数据应该不虚。我所知,有一个50户人家的村社,大致有三十多个三十岁以上的光棍。不是他们懒惰,是他们在现实与命运的抗争中,验证了钱难挣屎难吃的生活艰辛,一无所获后只能听天由命,顺其自然!一个只要稍有点儿良心的人都会去思考:这是怎么了?为什么? 中国农业的出路在哪里?中国农村的出路在哪里?中国农民的出路在哪里?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好,那就是中国的问题没解决好。 中国现在必须拿出解决农村农业农民问题具有前瞻性、预见性、可操作性的纲领性方针政策并坚决执行和落实。这一纲领性方针政策应写入宪法,做为百年大计去推进。再不能朝令夕改,摸着石头过河,一包了之,走哪儿算哪儿了!要做好真正的顶层设计。 这次的项层设计,应以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为导向,所有的方针政策,宜以是否兑现初心,践行使命为底线判据。 农村怎么办? 农村不能搞前几年吵吵的土地流转。土地流转的本质是要农民下岗。农民兄弟们必须要看清楚这一点!一旦被忽悠的土地流转后,你们就要步城市下岗工人的后尘。一旦进了城,大部分人会沦落为农村无土地,城市无岗位,真正的一无田产,二无农村根据地的无产无根阶级。 我的建议: 农业农村农民宜走集体企业化运作道路。具体实施方案建议如下: 一是撤村并镇,集中居住。 集中居住应以乡镇为单位。各个乡镇,找一个地理交通条件相对较好的村庄,比如乡镇政府所在地,以此为中心,撤村并镇,做好乡镇民居的集中规划,将各个自然村落的农民、土地集中起来,农民集中居住,土地集体经营。变以前各自为政的游击战为组织更强更有效的兵团战。 二是建立与货币供应量相匹配的主粮价格增长机制和补贴机制。 三十年来,大多工业产品的价格十倍,十几倍的上涨,唯独农民的产品粮价的上涨微乎其微。大致记得小麦在90年代的价格是0.5元,而过了二三十年的2020年的价格是1.2元。农田为什么在这些年会撂荒?农民为什么会在这些年宁愿别妻离子,背井离乡千里之外去打工也不愿种地?农村为什么凋敝空心化?究其原因是农产品的价格倒挂,让农业成了食之无肉,弃之可惜的鸡肋。农村成了撑不下去,回不去的故土!农民只好用脚投票。要解决这一切问题,就要解决农产品价格倒挂这一根源性问题。所以应该建立与货币供应量相匹配的主粮价格增长机制和补贴机制。 方案:根据通胀率,建立粮价正常增长机制。比如,根据目前物价整体水平,粮价以小麦为例,应在10元左右,而市场价格却是1.2元。这是国际粮价冲击的结果。虽然国际粮价很低,但粮食做为战略物资,必须要给予国内粮价一个与其他商品以及货币供应量相匹配的价格,保护农业农村农民。所以粮食的价格要涨起来。粮食的价格涨起来会影响到城市低收入家庭的生活怎么办?为了避免粮价增长传导到城市低收入人群,影响低收入家庭生活质量,可给予城市低收入家庭每人每月30斤的粮食差价补贴,如按当前粮价1.2元,目标粮价10元计算,即约270元每人每月。 现在一些掌握了话语权的专家学者,言必称城市化,一心想把农民赶进城!好象农民一进城后中国就能跑步进入到了发达国家一样。城市化难道就是让农民进城这么简单?城市里还有那么多失业或隐性失业的产业工人没有就业岗位,再加上科技进步带来的智能制造,好多职业或者岗位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文化和技术水平相对较低的农民进城后靠啥谋生?农业,农村不光是生产粮食这一战略物资的基地,它更是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的稳压器和大后方!我们应该清醒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涸泽而渔特意去搞什么城市化。 三是打造专业化乡镇村,农业农村企业化运作经营。 全国一盘棋,各省各地市各县要根据本乡本镇的优势条件,由所在县根据本县和各个乡镇村的特点、特色,统一调配,集中规划布局,打造专业企业化运作乡镇村。如有先天性养殖优势的,就打造成养殖专业村。比如养猪专业村、养羊专业村、养牛专业村等等。粮食产品比较有名的,可打造成粮食专业村,比如水稻专业村、小杂粮专业村。其它如瓜果专业村、花卉专业村、蔬菜专业村、手工专业村、艺术专业村、农家乐专业村、旅游观光专业村等等专业村。以上这些专业村的组织结构可参考河南南街村的集体公司企业化运作经营模式。 几十年的发展,一切情况都发生了变化,再不能一成不变搞单打独斗,各自为政,各自经营。更不能将土地流转到极少数人手中,最终弄成地主式的家族企业。这一点要看紧了,否则等他们坐大,有了经济基础,必定会寻求相匹配的上层建筑,如此一来会动摇我党执政的社会根基,实在是要不得的!